欢迎光临肥东县实验小学官方网站!

留守儿童心理健康教育个案分析

发布日期:2017-03-25  浏览次数:821

合肥市肥东县实验小学  杨晓燕

  在学校中,有很多关于留守儿童心理健康方面的事例,我记录了一位留守儿童的心理健康教育,与大家共同探讨。

  一、案例介绍

  赵洋,男,12岁,父母外出打工,长期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,爷爷宠,奶奶溺。成绩较好,但课下调皮捣蛋,整日弄得班级不得安宁。在低年级时,就是学校出了名的捣蛋鬼。四年级分到我班后,我也确实见识到了他的调皮捣蛋:下课,不是把这个同学推倒,就是把那个同学的衣服上洒上墨水,或者干脆带一只小仓鼠,塞到女同学的口袋里......课下这样,课堂上也这样,不仅扰乱课堂纪律,有时竟然顶撞老师。他已经给自己定了位,把“捣蛋鬼”的帽子牢牢地扣在了自己的头上,完全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。当他犯错误,我找他谈话时,他根本就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,满口的别的老师不尊重他,别的同学小看他,每件事赵洋都会强词夺理,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。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对待任何人和事都表现出极度冷漠。

  二、在心理教育中的帮扶措施

  1、找出心结

  我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这种现象,对赵洋自己的成长,对班级的整个环境都将产生严重的影响。我课下又一次找到了赵洋,不再批评教育他,跟他聊起了天:“赵洋啊,你成绩很不错,三年中拿过多少次奖状?”“一次也没有!”我故作惊讶:“啊?那你想要吗?”“当然想,可是不可能!”我鼓励他:“这样吧,赵洋,这学期,只要你课下不打同学,课堂不捣乱,老师就颁发奖状给你!”我本来以为他会高兴地答应,没想到他不屑一顾地说:“别骗我了,低年级时老师也这样对我说,我做到了,可并没有得到奖状!”我终于明白了,他幼稚的心里装的不仅仅是冷漠,还有对于别人的不信任,他需要的不仅仅是引导和管教,还有认可和关爱!

  2、持续关注

  从此,我对赵洋格外关注,这一节课,他做好了,我就在这节课上大力表扬他,他的作业写得工整了,我也表扬他,我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够表扬他的机会 。我还在背地里和其他老师积极沟通,只要赵洋在课堂上有丝毫的进步,就及时表扬他。一段时间下来,他不再那么爱攻击别人了,课堂上也安分了许多。在班级,我一方面对孩子们进行鼓励教育,要求全班的孩子正确地对待同学的缺点,允许有足够的的时间帮他改正,一个同学进步了,并不是他一个人努力的结果,更多的是大家的宽容、鼓励和关爱。另一方面,我在课堂上有针对性的对赵洋的教育成绩做好铺垫,我由赵洋今天又进步了的话语慢慢改成赵洋这学期的进步很大。孩子们的心灵是纯洁的,因为我的经常表扬,“赵洋越来越优秀”的印象慢慢在同学们的脑海中加深。一次总结性的班会课上,我不经意地提问:“这学期,班级里哪些同学的进步比较大?”“赵洋!”这异口同声的回答也让我感到一丝意外。再看看赵洋,他的脸上洋溢着无法言语的喜悦!孩子们的眼睛也是透亮的,回想这大半个学期以来,赵洋的确收敛了很多,性格也温和了不少。一学期,就在这样一次次的表扬与鼓励中度过了。

  新的学期,我还是有些担心赵洋,怕他的老毛病又会犯。果然,两个星期后,一节美术课上,他课堂上做小动作,被老师批评了一下,结果,整节课,他都把脸别过去,没听课!我担心我上个学期的努力会打水漂,我费尽心思在他身上花了那么多时间!一时间,我怒火中烧,我真想马上就找到赵洋,狠狠地批评他一顿!但我知道,这样性格的孩子,批评反而会引起他的叛逆,结果可能会更糟糕。此时,我真的感到很棘手。课下,我找到了赵洋,见到我他有点儿羞怯,我心里就有底了。我心平气和地询问他,他也坦诚地告诉了我,接下来,我并没有说服教育他,我把难题抛给了他自己,老师和同学该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?我们该如何解决呢?想了一会儿,赵洋明确地告诉我,向美术老师道歉!我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,我拍拍赵洋的肩膀,表示相信他能把这件事处理好。他也真的做到了。

  3、点亮心灯

  几天后的一节作文课,体裁是书信,我想正好利用这次机会,进一步巩固赵洋和同学们之间的关系,课下,我辅导了他的这篇作文,让他给全班同学写一封信,信的内容是他来到这个班级的进步和改变,感谢同学们的包容、信任和鼓励。本来就是一个很灵动的孩子,我稍作指点,他的思路就打开了,整篇作文写出来是真实感人,情感丰富。佳作欣赏课上,我特地安排他范读自己的作文,赵洋由自己的调皮到进步,由同学们的宽容到关爱,表达了一种由衷的感谢。听完这封信,孩子们不约而同地鼓起了掌,掌声持续不断,每个同学的脸上都荡漾着笑容,而赵洋更是激动得涨红了脸。孩子们纯洁的心灵在这样的互动中得到了洗礼和升华,责任感与自豪感在每个同学的心中得以生根发芽,赵洋的性格也在这样的活动中得到了质的改变。看着这样一个热情洋溢的课堂,我无比欣慰:赵洋的冷漠已经渐行渐远,爱的热情渐渐在向他靠拢。

  三、对留守儿童心理辅导的思考

  我认为,留守儿童是教育中最需要关注的群体,要想对留守儿童的偏激行为和心理进行矫正,就需要根据心理学的原理,使用科学的教育方法和教育技巧对学生进行心理方面的引导,进而达到留守儿童心理健康的目的。作为一名班主任,对留守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责无旁贷,但这些更需要有专业的心理老师来教育,全社会、家庭、学校都应该重视起来,为他们建立一些专业机构,让留守儿童这个群体永远健康起来。(该案例获肥东县2016年“留守儿童”心理健康教育优秀案例评比二等奖)